无码国模国产在线观看 国产自在自线午夜精品 天天免费线观看美女

設為首頁 加為收藏 聯系我們  
  
企業動態
系統新聞
公司要聞
圖片新聞
 
【紀念抗美援朝70周年 蒙電老兵記憶】王龍鈞:回想起當年,仿佛昨日重現……
 
信息來源:內蒙古電力報 | 發布日期:2020-10-15
 

    清瘦頎長的身材,面帶剛毅的臉龐,鄉情濃濃的口音,眼角和額頭的皺紋昭示著歲月的印記。電力培訓中心退休職工、84歲高齡的王龍鈞老人,25年的戎馬生涯中曾經兩次見到毛澤東、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,是令他最引以為豪的時刻。最遺憾的是曾經作為一名軍人,沒能手持槍炮、肩扛炸藥沖鋒陷陣在一線殺敵。


    參軍那年,時值抗美援朝戰爭爆發第二年。雖然幾十年過去了,但是王老回憶起當年隨大部隊一起雄赳赳、氣昂昂跨過鴨綠江的情景,仍舊如昨日重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間房睡一個班十幾人

    王龍鈞1934年出生于四川省達州市,1951年3月,懷著“保家衛國”的雄心壯志,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志愿軍。經過短期軍事訓練之后,便隨所在新兵團奔赴鴨綠江。當年5月,大部分同到丹東的戰友已入朝,王龍鈞被組織安排從丹東調到石家莊,在六十五軍新成立的教導團擔任衛生員,學習生理解剖、醫藥學和戰地搶救包扎。

    從1950年10月25日發動第1次戰役,到1951年4月22日的第5次反擊戰役,朝中兩軍將士浴血奮戰,將戰線穩定在三八線附近。

    “1953年的時候我19歲,聽說入朝作戰,如果說不害怕那是假的。但我當兵的時候就是懷著保家衛國的愿望,那是一種無上的榮耀感。”1953年正月初三,六十五軍教導團接到入朝作戰的指示之后,便由石家莊乘火車前往丹東,連夜跨過鴨綠江。王龍鈞當時是班里最小的戰士。

    “志愿軍入朝作戰,頭三場戰役就把李承晚的部隊從鴨綠江邊推到漢城。后來美國出兵,打著聯合國的旗號,朝鮮戰爭的復雜性就在這里。人家都是現代裝備,我們是小米加步槍。”王龍鈞回憶,他隨大部隊入朝時,已經沒有大規模的軍事行動,小規模的防御戰始終沒有間斷。

    “跨過鴨綠江才真正體會到了戰爭的殘酷,公路、鐵路兩旁都是敵人飛機扔下的炸彈殘骸。路面上一個大坑連著一個大坑,一看便知是反復轟炸留下的痕跡,周圍的民房幾乎看不見,全部炸成平地。”在王老的記憶中,當時,大部隊晚上行軍,白天休息。夜晚行軍途中也多次遭遇過敵軍的巡邏機。天快亮的時候,就找一個民宅進去休息。兩個人背靠背躺著,不到10平米的空間就可以睡下一個班十幾個人。

    令王老印象深刻的是,當時每天吃完晚飯后便要出發,由于白天休息不好,睡眠不足,甚至有時在路上走著走著就一頭栽到前面戰友后背上。

    “在敵人的偵察機飛走,轟炸機還沒來的空檔,我們就全副武裝,跑步通過。有時候跑著跑著趕上轟炸機來了,就趕緊躺下,身上當時背著一支槍、四發手榴彈、100多發子彈,還有干糧共計約有40多斤的負重,一直跑,停下來的時候汗水把后背都濕透了。”
 當時行軍途經開元,此地是通往前線的必由之路,也是美國在北朝鮮最大的封鎖線,不時有飛機前來巡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守后方和上前線都是一個目標

    經過十幾天的急行軍,王龍鈞隨大部隊到達北朝鮮南部、三八線附近的一個大城市——開城,1951年5月17日,停戰談判將此地劃為非軍事區。王老所在的六十五軍團當時專門負責保衛開城,下屬的3個師駐扎在此地附近。

    “我們從鴨綠江一直走了十幾天到達開城后,戰友們被分到一九三師、一九四師、一九五師,去了前線,唯獨把我分到了后勤,說白了就是拉大車的,當衛生員。我當時非常不情愿,參謀長還把我批評了一頓,說到前線打仗是保家衛國,留在后勤是為了支援前線,都是一個目標。后來自己也慢慢想通了。”

    王老說,當時因為沒能和戰友共赴前線,還偷偷流了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難受的就是看到戰友犧牲

    在朝鮮期間,王龍鈞的主要任務是給前線運輸彈藥武器、糧草補給,并為受傷的戰友進行醫療救護。

    一次,運輸連剛到前線坑道,便遭遇敵人的突襲,王龍鈞和戰友便立馬停車卸物加入戰斗。經過連夜奮戰,打退了敵人的三次進攻。“一直到天亮,敵人撤退,我們趕著馬車趕緊撤離。”這是在朝鮮期間,王龍鈞離戰火最近的一次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 在一次戰斗結束后,王龍鈞負責清理戰場。“犧牲戰友的遺體被一車一車拉走。往回走時,發現路旁有三個犧牲的志愿軍,躺的很整齊,臉頰上蓋著毛巾。最難受的就是看到戰友犧牲,當時的心情真是特別復雜。”王老提起這個細節,每一句話說完都會若有所思,也許此時在他的腦海中,彼時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軍旅生涯的高光時刻

    1953年7月停戰協定簽署后不久,王龍鈞便隨部隊撤至河北張家口宣化區。

    回國不久,王龍鈞被調到一九三師坦克團的管理股負責后勤事務,由于勤勞肯干,先后在團部、營部擔任公務員、文化教員、一級文書。“一級文書就相當于提干了,排長級別,從兩個兜換上四個兜,帶上大蓋帽了。”王老向我們解釋道。1955年到1957年,他先后提干、調資、入黨,完成了從士兵到軍官的蛻變。

    1960年,王龍鈞赴北京第一坦克指揮學校學習。1963年的“五一”節,天安門廣場舉行群眾游行慶祝活動,他所在的學校組織了7人體育方隊通過天安門城樓,接受了毛澤東、周恩來、劉少奇、朱德等當時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。

    “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,那個熱烈的場面現在想起來都激動人心。當時我距離主席臺只有二、三十米遠,毛主席當時走上主席臺,全場掌聲雷動,高喊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。毛主席步履矯健,神情平和,不時和大家揮手致意。”1966年秋,作為當時的軍人代表之一,王龍鈞再一次幸運地被毛主席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在人民大會堂接見。老人說,這是他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刻。

    1963年,從北京學成歸來后,王龍鈞返回原部隊——一九三師坦克團五支隊任連長。1970年,王龍鈞被調往剛剛成立不久的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,在烏拉山電廠擔任總務科副科長、科長、車間支部書記、宣傳科科長、組織部部長等職務,在此度過了6年的時光。1976年兵團撤銷,烏拉山電廠歸入內蒙古電管局。至此,王老才正式脫下軍裝,結束了戎馬生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身教重于言教

    “當時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穩重,當了這么多年兵了,這一點始終沒變過,我和孩子們有時候說他老是一張充滿‘階級斗爭’的臉。”談到丈夫的時候,李琴英滿臉笑意。

    2020年10月,王龍鈞和老伴李琴英結婚60年。當年兩人在張家口懷來縣沙城鎮經人介紹相識。婚后,李琴英全面做好丈夫的“賢內助”,隨著丈夫的工作調動,內蒙古也成為了她的“第二故鄉。”

   “忠孝為先,重于事業,孝敬父母,和于相鄰……”家中客廳墻上掛著的金屬框里,裱著王龍鈞自己制定的家訓。對待子女,王老說道,更多的是身教重于言教,少講大道理,自己做到再影響子女。

    在最小的女兒王疆紅眼中,小時候,父親對子女的教育有“差別對待”,“對我哥哥那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,到了我和我姐姐這兒,政策就放寬了。”吃苦耐勞,鍥而不舍,說到做到,極度自律等品質是王龍鈞帶給子女最大的影響。

    退休至今的30多年間,王龍鈞打太極拳這項晨練活動從沒有終止過,即使碰上極度惡劣的天氣,也要在家里完成。“他天天都要看新聞聯播,即使不在電視機前,也要打開聽著。”王疆紅認為,父親這種始終如一的生活習慣,源于多年的軍旅生活影響。

    今年父親被查出肺氣腫,才真正讓王疆紅和哥哥姐姐感受到老人的擔當。“從去年起,母親的身體始終欠佳,父親堅持6點起照顧母親的日常起居,但是他從沒有向我們訴過苦和累,自己換紗窗、換保險絲、擦玻璃,生活中力所能及的事兒絕不麻煩別人。”談到今年突然發現父親日漸消瘦,王疆紅話語哽咽。

    王疆紅告訴筆者,她的名字意味著生在邊疆、紅在邊疆。他們兄妹名字中都有個“紅”字,代表著王老對黨和人民的一片赤誠之心。



| 上一篇 | 下一篇 | 返回
友情鏈接:
 
蒙ICP備14002393號|Copyright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內蒙古電力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

无码国模国产在线观看 国产自在自线午夜精品 天天免费线观看美女